登入站點

用戶名

密碼

來不及與妳相見

20已有 191 次閱讀  2010-12-22 00:38
 
「安安,真巧!今天又碰到你了,大毛。^^」
筱光快速的在鍵盤上打著字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
她每天準時的在這個時間上網,只為了遇見他。
「是啊!真巧~我可愛的茉莉今天過得還好嗎?」
杜昱在看到她發出的訊息時,不覺會心一笑,
每天到這個時間,他就會莫名的焦慮,
只為了盼望能看到她上線。
「還不是一樣,天天被我那個可惡的上司虐待嘛!」
「呵呵~可憐的茉莉,我該怎麼安慰妳呢?」
筱光心中忽然湧起一股渴望,她想見大毛。
「我想見你,這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安慰了!」
杜昱一看到螢幕上的字,不覺呆住了,見面?
他不能和她見面,他是個有殘缺的人,
他不能忍受她用異樣的眼光看他,
她在他的心中早就佔了一席之地,
他不願破壞他們這份美好的感覺。
「大毛~你還在嗎?」筱光著急了,
她不該提出那麼冒昧的要求!
「大毛???」
杜昱怯懦地切斷了連線,
他怕自己最後還是會忍不住答應茉莉的要求,
畢竟在自己心中他是極度渴望看到她的。
自從那天大毛切斷連線後,
她已經有好多天沒看到他上網了,
都怪自己不應該提出見面的要求,
哎!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?
筱光在心中暗罵了自己好幾遍。
「茉莉^^好久不見。」杜昱還是忍不住思念上網了,
他決定不論如何他還是要勇敢的接受事實與茉莉見一次面。
「大毛!」筱光不敢置信的揉著眼睛。
「你跑哪去了?害我擔心死了~>.<~」
「最近比較忙嘛!@@茉莉,我們明天見個面吧!」
杜昱鼓起最大的勇氣打出了這幾個字,
天知道要他跨出這一步有多麼的困難。
「真的??約哪裡??」筱光興奮的問,她終於能看到大毛了。
「明天二點站前新光三越頂樓。」
「不准食言喔!勾手指!」筱光做出勾手指的動作,
根本忘了自己面前沒有人。
「嗯!勾手指。」杜昱也做出勾手指的動作。

 
五點新光三越頂樓
筱光氣憤的盯著手錶看,都五點了!大毛怎麼還不來,
莫非她讓大毛給耍了?她轉身欲離開,
她發誓她再也不理大毛了。
「是茉莉小姐嗎?」
站在她眼前的是個年輕的男孩子,他的眼眶微濕。
「我是,你是大毛嗎?」筱光疑惑的看著他,
不明白他為什麼一副那麼傷心的樣子?
「我不是,但我代替他來,妳的確是他形容的那麼漂亮。」
他哽咽的說。
「大毛怎麼了?」筱光著急的問。
「他……他在今天早上發病去世了,
他是那麼期待今天與妳的約會,
天知道他是掙扎了多久又期待了多久。」
男孩激動的緊握拳頭。
「不會的,你說的是笑話對不對?你們故意聯合起來捉弄我的!」
筱光緊咬著下唇,她不願相信這是個事實。
「這是杜昱也是大毛給妳的,他本來打算今天親手送給妳的。」
男孩遞給她一條項鍊,心型的蓋子裡面放著杜昱的照片。
筱光顫抖的打開蓋子,他果然是如同她想像中的英俊帥氣,
在看到照片的一瞬間,她眼中的淚水無法克制的掉下。
「他得了什麼病?」
「肺癌,他最後叫我告訴妳,叫妳忘了他。」
「他叫我忘了他?」
筱光呆楞的看著手上的鍊子,眼眶迅速的紅了起來。
年輕男孩不自然的看著筱光:「我還有事先走了」。
男孩逃難似的離開了三越,天知道他為什麼要幫杜昱這個忙,
看著筱光傷心的樣子,他真的覺得自己做錯了,
但見到杜昱那日漸憔悴的身體,他又不得不幫他這個忙,
看著他們為情所困的樣子,
他真恨不得他能把事實真相說出來。
筱光感覺臉上有一股涼意,天空開始飄起毛毛雨,
此刻她竟分不清究竟是雨還是淚了。
 
# # # #
 
筱光失神的看著電腦的螢幕,她不知道自己還在期待什麼?
他是不可能再出現了,以後再也沒有午夜約會了,
一想到這,她的淚就不禁奪眶而出,
一滴、兩滴如同斷線的珍珠般不停的掉落在鍵盤上,
此刻畫面仍不斷的跳動著,但她的心彷彿靜止了,
看著聊天室其他人正愉快的交談,
她再也忍不住的關掉電源放聲大哭。

 
兩個月後
「筱光,這個驗血單麻煩幫我送到檢驗室。」
護理長拿起手上的單據給筱光。
「阿長,好,我馬上去!」筱光接過單據往檢驗室走去。
「好可憐啊!年紀那麼輕就得了肺癌。」兩個護士站在檢驗室前聊天。
筱光把驗血單和試管放在前面的架子上,正準備離開時,
一陣呼叫聲使她停住了腳步,「筱光……」
「怡欣什麼事啊?」
「禮拜六上九東幫我代班好不好?」怡欣雙手合掌的做拜託狀。
「可是阿長那?」筱光為難的說。
「我會去幫妳向你們護理長說的,妳那天不是有休假嗎?
我臨時有事要回宜蘭,所以拜託妳一定要幫我這個忙,
而且我903有個肺癌末期的case,他隨時有生命危險,
一定要有資深護士在,拜託妳幫我好不好?」
在聽到肺癌這個名詞時,筱光的眼神頓時暗了下來,
她又想到大毛了,好不容易她能在工作時稍微忘記他,
都已經兩個月了,但是她還是無法接受大毛已經離開人世的事實。
「筱光,可以嗎?我903那個病人很好相處的,人長的帥不說,
個性又溫柔,最讓人感動的是他天天寫信給他的女朋友呢,
只可惜那麼年輕就得了絕症。」怡欣惋惜的說。
「好啊!」筱光牽強的扯出一個微笑,
天知道當她聽到一個和杜昱有相同病症的病人時,
她的心有多麼的痛,不該再想了,她應該要設法忘記他。
「那就這麼說定了喔!筱光妳怎麼了?
臉色變得那麼差?」怡欣關心的望著她。
「我沒事,我應該回去了」筱光轉身走出檢驗室。
 
# # # #
 
她又下意識的來到這個聊天室了,無意義的敲打著鍵盤,
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,想他,真的好想他,
雖然他們認識不到幾個月,但她就這樣莫名奇妙的愛上他,
而他們之間卻永遠不會有任何的交集,一想到這,
筱光的淚水又失控的掉下,她討厭這樣的自己,
這陣子她快變成水龍頭了,哎~不該再想了,
她應該要振作起來,打起精神吧!她努力催眠自己,
想到明天還要幫怡欣代班呢!
她強打起精神準備應付明天的工作,
卻不知這次的代班,讓她發現了……
嗒!嗒!打字聲不停的從走廊的另一頭傳出來,
筱光好奇的走近靠走廊的房間,聲音越來越接近了,
好像是從903號房傳出來的,筱光悄悄的推開了房門,
看到了一個蒼白卻十分俊美的側面,
緊抿的薄唇顯示出他強忍著極大的痛苦,
修長筆直的雙手正發快的在鍵盤上打著字,
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強烈的浮現在筱光的心中。
「筱光,妳在做什麼?」她身後出現了另一個護士簡惠。
「沒有啦!我剛聽到奇怪的聲音,所以過來看看。」
筱光收回剛要推門的手。
「妳是說903號房的帥哥啊!他常常抱著筆電打字,
但不知道他都在打些什麼,
對了,915號房的點滴打完了,要去換了喔!」
「喔!我馬上去。」筱光強壓下心中的那股好奇,
著手準備起915號房的點滴。

 
 
零晨一點十八分
「903號房要CPR,筱光妳快連絡內科陳醫師。」簡惠慌忙的說。
「好,我馬上連絡。」筱光拿起電話播了分機號碼,
「陳醫師,這是九東,現在有病人要CPR,請你馬上上來。」
筱光掛上電話,正準備進903支援時,
病人已被推出,看著病床被推出時,
她心中有股莫名的恐慌,從事謢理工作已有六年的時間,
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反常的行為出現,
這是不應該出現在自己身上的啊?
她努力不去想自己怪異的感覺,忽然她被眼前的筆電吸引住了,
螢光幕上的螢幕保護程式不停的跳動,
好奇心趨使她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,
她明知道自己的行為是侵犯了別人的隱私,但她還是動了滑鼠,
看到內容她震驚的跌坐在地上,而淚水卻無法克制的掉下……
 
12/05
茉莉:
原諒我今天沒有去赴約,
實在是我這破敗的身軀,讓我不能見妳,
小弟和我說妳就像妳名字般的甜美動人,
我恨不得能馬上飛奔到妳身邊好好看看妳,
原諒我騙了妳,我實在不想讓妳對我失望。
 
12/06
茉莉:
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熬不過這個冬天了,
疼痛一天比一天的強烈,
天知道我多想解脫,但為了妳我願意努力支撐下去。
 
12/07
茉莉:
今天是我的生日,想像妳對我說聲生日快樂,
光是這個想像就讓我快樂了一整天呢!
 
12/08
茉莉:
每天寫日記給妳成為我例行的公事了,
呵!好想見到妳,把妳擁抱在我的懷中,
只可惜我的臂膀已經不像以往般強壯能讓妳依靠了!
 
12/09
茉莉:
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我們的距離好遙遠,我真的不想死,
從來沒有那麼懼怕死亡過,但在這一刻,
我只想求上天能多給我一點時間能陪伴在妳身邊。
 
12/10
茉莉:
真後悔為什麼沒能早點與妳認識,至少是在我健康的時候,
多想讓妳看到意氣風發時的我,可不是我臭蓋,
那時我可是個發光體,有很多女孩子喜歡我呢!
看到這,妳一定在偷笑對不對?
想說為什麼會有人那麼不要臉,
但我的不要臉只有針對妳喔!
我真的很想和老天爺爭取多一點時間,
但情況似乎不允許了,以前的我對感情是那麼的玩世不恭,
但等到我終於遇到一個讓我真正動心的女孩時,
我居然無法陪在她的身旁守護著她,
我多希望能用我的所有換取一日健康的我陪在妳身邊,
但這個願望似乎是無法成真了,最近的我格外覺得累,
我後悔的是那天我不能勇敢的去見妳,
來不及與妳相見將是我此生最大的遺憾。
「來不及與你相見……」筱光哽咽的從口中吐出這句話,
杜昱不知道上天開了他們多大的一個玩笑,
讓兩個未曾謀面卻互有好感的人就這麼錯過,
如果她那天可以勇敢一點推開那扇門,
也許他們就不會有這麼大的遺憾了。
 
# # # #
 
「病人的心跳越來越弱了。」
杜昱的眼角掉落了一顆淚,他知道自己已走到了生命的盡頭,
但來不及與她相見是他今生最大的遺憾,
他感覺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了,
「零晨兩點二十八分,病人宣告不治死亡。」醫師冷靜的宣布。
他真的不想帶著遺憾離開這個世界,他雙手無力的垂下,
腦海中浮現最後一句話:「來不及……與妳相見。」
 
(完)

分享 舉報

發表評論 評論 (4 個評論)

塗鴉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