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站點

用戶名

密碼

真愛的最后諾言

6已有 259 次閱讀  2011-08-12 11:31
太陽落山,金色的光輝灑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。湯姆斯駕著車,載著妻子和女兒,在草原上縱情馳騁。今天是他和妻子蘿莉特的結婚紀念日,也是女兒凱瑟琳的7歲生日。他們決定在這個極具紀念意義的日子,駕車到美麗的大草原上遊玩。

  眼看日落西山,天地間最后的一抹余輝也將散去,湯姆斯選了一個平坦的地方將車停了下來。他在車旁升起了篝火,蘿莉特拿出香腸、燒雞、啤酒等,開始張羅晚餐。

  盡管天色已晚,湯姆斯還是瞥到遠處草地上開著一簇黃色的小花,那些不知名的小黃花迎著晚風輕輕搖曳。湯姆斯想到蘿莉特身上的黃色裙子,心中蓦地一動:“妻子最喜歡黃色,我何不把那些花兒采集在一起,親自交到她手上,給她一個意外的驚喜?

  湯姆斯趁蘿莉特和凱瑟琳沒注意,蹑手蹑腳地向遠處走去。快要接近那簇小黃花時,他突然感到腳下一沈。不好,是泥沼!他想把腳拔起,但爲時已晚,泥沼中的汙泥像是一只看不見的魔手,緊緊吸住他的雙腳,不斷把他往下拉。湯姆斯想起了燈火處的妻子和女兒,剛想張口大叫,但他的目光卻陡然一呆,繼而滿是恐懼,硬生生地把話咽了回去。

  湯姆斯把帽子摘下,把上衣脫了,裹成團,向目光盡頭處扔去。他又把腕上的手表拿下來,使勁全身力氣向那里扔去。泥沼中的汙泥很快淹沒了湯姆斯的胸、頸,在快要淹沒他口鼻的瞬間,他一直看著前方的眼神突然變得興奮起來。死神來臨之際,他臉上居然展露出了最后的笑容。

  蘿莉特發現湯姆斯不見了,焦急地和女兒呼喊著他的名字,但除了遠處傳來一聲動物的吼聲,她們沒得到湯姆斯的任何回應。蘿莉特留下女兒,拿著火把四下里去尋找丈夫,但最終還是撲了個空。就在她快要絕望時,突然發現前方草地上居然有丈夫的帽子和手表,還有他的上衣。她心里一喜,剛要上前,但另一個意外的發現卻使她望而卻步。原來,在那些東西的旁邊,還有動物的足印。在大學里教動物學的她憑借多年的經驗斷定那是獅子的足印,而且還是一只巨大、凶猛的成年獅子。恐懼頓時襲上心頭,她撒腿往火光處邊跑邊喊:“凱瑟琳,快,快上車!”

  聽到母親的話音里滿是恐懼,凱瑟琳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,還是很聽話地進了駕駛室。蘿莉特跑到車前,一把打開車門,滿頭大汗地爬了進去。凱瑟琳看著神色慌張的媽媽,忙問是怎麽回事。蘿莉特附在她耳旁,輕聲說:“不要說話。前面有獅子,會吃人的獅子!”凱瑟琳打了一個寒顫,趕忙閉上嘴巴,在母親懷里簌簌發抖。因爲車鑰匙被湯姆斯隨身帶著,蘿莉特只好關緊車門,和女兒俯臥在車上。

  當翌日的第一縷陽光撒進車窗,恐懼了一夜的蘿莉特撥了報警電話。兩個小時之后,當地警方驅車來到這里。聽完蘿莉特的敘述后,警方來到了有獅子足印的地方。

  探長希拉頓仔細勘察了現場,發現無論是湯姆斯還是獅子的足印,都在前面不遠處消失了。希拉頓走到足印消失處,突然發現前方地面有點異樣。他略微思索了一下,撿起一塊石頭,扔在前方地面上。蓦地,石頭竟然慢慢沈入了地面。希拉頓說:“果然是泥沼!”

  幸好這個泥沼並不太大太深,警方動用了大型工具,終於在泥沼里撈出了湯姆斯。和他一起的,還有一只巨大的獅子。

  “湯姆斯並非死於獅口,而是這罪惡的泥沼。”希拉頓拉起痛哭的蘿莉特。

  “不,不!”蘿莉特大哭,“如果他掉進泥沼里,怎麽可能不向我們呼救呢?他是被獅子追得走投無路才墜入泥沼中的呀。歸根到底,凶手還是這可惡的獅子!”

  希拉頓搖了搖頭說:“如果獅子追他,他怎麽可能顧得上把帽子、上衣脫掉,還扔掉手表?他又怎麽可能一邊跑,一邊把這些東西扔在同一個地方呢?”

  探長的話確實有道理,蘿莉特感到很迷惘。

  希拉頓長歎一聲,接著說:“只有一種可能,那就是湯姆斯掉入泥沼后才發現獅子。依你所說,那時天色已黑,獅子不一定能發現湯姆斯。但你們在汽車旁升起篝火,足以吸引獅子的目光,這對你們來說無疑是致命的威脅。湯姆斯發現獅子之后,立即感到形勢不妙,他用裹成團的上衣、帽子,還有手表,向獅子發動‘襲擊’,吸引它的注意力,把它引進泥沼,這樣就保證了你們的安全啊!他不向你們求救,就是怕你們聞聲而來慘遭噩運……”


“大愛無聲”,能在命懸一線時還從容考慮他人的人,該是擁有一顆何等高尚的心!
遇到這種人是真的是三生有幸

分享 舉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