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站點

用戶名

密碼

失心

2已有 308 次閱讀  2010-06-04 04:53
03年返臺後性態轉變迄今,
再怎樣的難過悲痛我都盡量承受。
有過傾訴;
有過試圖從嘶吼中掙脫。
 
但為什麼這次又讓我墬沒在自己的思想裡,無法自拔?
 
夜半時分,一個人躲在安平北堤燈塔邊偷偷拭著不甘流的淚…
原來我是這麼地懦弱。
原來我是這麼地脆弱。
雨,仍下的薄。
 
是又如何?
我依舊是我,沒有誰可以改變。
 
該繼續的,還是得繼續下去。
對不?
 
 
分享 舉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