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站點

用戶名

密碼

黃昏下的夕陽

1已有 297 次閱讀  2014-06-16 10:51

生的愁來無處訴,對得夕陽道黃昏。

也許世間最令人駐足的莫過於夕陽的餘暉,因為太匆匆,總試圖想抓住落下時的一點點痕跡,一絲絲還沒有遠去的溫度。又見夕陽落,道道光彩,處處霞雲在輕輕的撫摸著我守望你的臉頰。低頭沉思是你流過的柔情,也許再抬頭你已逝盡屬於你的天際,明日此時可否再遇見,已不知。只知道,曾經我們注視過,曾經有如此的相逢,縱還有言語又何必,我在,你卻遠行,唯有心中那一抹抹煙霞還在心底暖慰著空蕪的世界,讓自己知道自己還不孤單,還能看見你離去的背影。

執手此時,與淚眼何干,曾幾何時,不免因身臨夕陽下而生太多情由,頻生無寄愁緒。歲月蔥郁,太多堆砌成寂寥,回望,天涯已非舊夢,在眼前,卻不知如何拾起,恐怕散了滿地情思。

許是還殘留餘暉的溫存,許是溫存在牽引著自己的心,才遲遲不忍離去,才使夕陽變得此般滋味,鋪就一段不再有過往的夢,伴隨於即逝的夕陽。誰還會記得,在有你的黃昏裏有我凝望過的深情。不知是相逢太久,還是相逢太遲,我來時已落霞滿天,半隱江岸。只有將無處安置的閑愁,折一雲中紙帆船,在沒有湖水的天際搖曳,只為,還記得等候的渡口。

人生何止不是夕陽,繁花落紅,曲水漸冷,在記憶深處,多少了無痕跡又生心頭,穿行在依稀的長廊,找尋昨日未了的路口和約定,輕盈的身姿偷換了蹣跚的步履,斑駁不僅是時光的腳印,還有破碎了的等待。縱有柔情勝火,也難拼起不再憂傷淚水,是誰的手拋擲了半世紅塵,凋零了滿身情懷,只有記憶還沒有走遠,還在等候你的記起。也許時光不再是曾經,歲月也不再屬於曾經。細數光陰恍然如夢,滿了潮汐,漲了寂寥,也許,不曾相遇便是最好。

放下惆悵,依然前行,或許,忘了今生,來世可曾還會尋找。或許在來世的名冊裏發現你的名字,該是欣喜,還是應忘了今生。

分享 舉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