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站點

用戶名

密碼

縈繞我童年的鈴聲

1已有 265 次閱讀  2014-06-16 10:48
那一年的冬天,忽然就下了那麼大的一場雪。
早上。天已放晴。紅彤彤的太陽仿佛天空中嵌入的一朵點燃了火焰的葵花,恣意綻放在一汪比湖水還清澈通透的藍裏。來來回回跑了一個晚上的風不知躲到哪一處被他蹚起的雪窩裏去了。房舍、樹木、河流、田野全被一片皚皚的白覆蓋住,陽光灑上去,鏡子一樣反射出清亮清亮的光,麥芒似得刺得人張不開眼睛。乾冷乾冷的雪地上有些土鼠跑過的爪痕蜿蜒著向遠處去。四周出奇的寂靜,忽有幾只不畏寒冷的老鴰飛過來落在院裏的老槐樹上,踏落了枝條上好大的一片積雪。
籬笆門吱呀一聲,恍似雪人的父親出現在沒過腳踝白茫茫的雪地上。
高大魁梧的父親,戴了一頂裸出棉絮綻滿了雪花的老棉帽子。就像一只在爐火上沸騰了的茶壺似的,呼哧呼哧的不停地從嘴裏哈出一團一團的白氣;濃密的眉、睫毛被雪蓋住,只露出兩只眯在一起細長的眼睛。密匝匝的鬍鬚上沾滿了晶瑩的霜珠兒,在清晨的陽光下一閃一閃的。
在他的身後,意想不到的就閃出了一匹棗紅色的小馬。仿佛是孤寂的雪地上突然騰起了一團耀眼的火!只一瞬間便奪去了我全部的目光。雖然,它還只是靜靜地站在那兒,就像一朵飄落到了地面上鮮豔的火燒雲。烏黑發亮的眼睛那麼好奇的盯住我,和我身後被大雪覆蓋住的家園。
原本靜默如山石頭一樣堅硬的父親忽然間仿佛柔軟了很多,習慣了終年眯在一起細長的眼睛裏,也似有顆快活的種子在悄悄的發了芽。在那個漫長的冬季裏,他頂著刺骨的寒風在馬棚和自己的土炕之間來回奔忙。從他棱角分明的臉上,我覺察到一絲難以隱藏的喜悅正在不可阻擋的洇散開來,便如同院牆角落裏那株扛著冷風的臘梅,成熟的花苞已然收束不住內心濃濃的春意。
冬去春回,在父親的精心照料下,小馬發育的很快,已然可以拉車駕轅幹些簡單的農活了。父親興沖沖的從集市上買回一只簇新的銅鈴,喜孜孜的拴在它的頸下。那叮噹叮噹清脆的鈴聲恍若天籟,伴隨著馬兒噠噠的蹄音縈繞在了故鄉彌漫著青草芬芳的天空,縈繞在了我童年的夢中。

分享 舉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