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站點

用戶名

密碼

落淚飛梅花

3已有 434 次閱讀  2014-05-23 17:36

暮雪青霜,水遠天長。時光流轉,兀歎寒涼。誰的思念?仍在那雲水相接的地方;誰的淚光?在瑟瑟冷風中凝結成了冰霜。四季推移,切切守望,山,依舊隱隱;水,依舊茫茫。

玉雪柔柔,渡不了遠疊嵩峰;金風弱弱,暖不綠近塘寒柳。在季節的夾縫中,梅蕊含笑,粉淚冰雕,冷暖與誰同秀?

古道逸唱西風度,斜陽默念天涯路。流水清音似舊時,更有鴉聲話如故網球肘。

獨倚時光的門楣,輕解歲月的羅衫,抖落一襟的芬芳,熏醉了指間詩行,染濕了淺墨畫舫,嫋升起千年的沉香。問,詩中情,畫中意,誰人予?

落拓江南,不羈白衣,煙雨醉斜陽,入了誰的眼眸?悠悠古道,碎碎蹄聲,瘦馬度西風,惹了誰的心疼?不知那流年的身影,曾瘦卻了幾多愁;不知那一縷薄霧,曾鎖了幾世的秋。

流光無語化成詩,莫問今朝是幾時。十丈軟紅拴不住,千須一翹總嫌遲。

葦岸長亭,風遣蘆花伴雪飛,點點皆是離人淚。幾番秋寒翠盡蒹葭蒼?幾度冬雪飛揚梅花香?幾多冰眸寒塘空悵惘?暗香如故,星月依稀,是不是因為北國的雪化成了江南的雨?還是因為江南的梅醉在北國的雪霧裏?

枕一彎梅花夢境,穿過千年的風月,將遙遠的青衫守成如雪的白月光,抱在柔軟的懷中,暖成一片似水汪洋。剪一蕊心梅,悄然綻放,片片晶瑩,滴滴流香,於每個相思的夜晚,氤氳在清影迷離的遠方減下半身。

系君一生情,負我千行淚。我深知,遠方是我望不穿的一簾煙雨,我深知,煙雨中的那身蓑衣是我一生拭不幹的淚滴。於是,我把春天的雨蝶守成冬日裏的梅翼,又把冰山冷月守成了夏日的小溪,在紅塵深谷中,唱響高山流水的韻律,同時也引來梅花三弄的斷腸曲。

斜暮幽心歸處,笛曳一川煙樹。眸盡雪千重,縱使輕舟寒渡。如故,如故,傾痛一江薄霧。

笛聲渺渺,梅香漾漾。幾許歡聚?幾斷柔腸?深知昨夜的相依,定會痛了今日的的別離。深知自古多情多悲泣,可漫漫紅塵,總有一次相遇會牽絆你的一生,總有一個盪氣迴腸的名字,令你噙在唇齒間不肯丟棄。冰藍的月光下,你的清影,如斯雋永。你步步清風的跫音我依舊會識,你眉間淡淡的憂傷我依舊會懂。

也許愛就是牽腸掛肚,也許情就是永遠散不去的痛,一如此時,淚水決堤的我,把雲水一方的你染成平平仄仄的詩句。

如果不曾相遇,又怎能會諾諾相依?如果不曾相依,又怎能忍受痛苦的別離?如果不曾別離,又怎能懂得如何相惺相惜防皺祛皺?

相思惹人老,風雨催花凋。當歲月的梭子織成眼角的細紋,我相信,依偎在你肩頭的那縷暖,可以為我撫平。當時光之旅迎得陌上花開,我相信,你深情的吻可以讓我看到,欄外年華未央。

彼岸,梅香正濃,此岸,依舊飛雪漫天。當你再次身棲梅塘湖畔,深嗅梅香的氣息時,可否也會看到,我沉沉的思念已綴滿了你的梅枝,還有梅蕊凝結的點點清淚在悄悄滴落......

分享 舉報